喪心病狂 - 荒廢中

【筆者】LMG 禕鏡
【★】這邊文章隨心情更新,主要請見本家or分家,謝謝(*゚∀゚*)
【本家】
http://endless-story.weebly.com/
【噗浪】http://www.plurk.com/yu_jing_1207

【全職高手/喻王】When I Look at Your Eyes.(00-03)

When I Look at Your Eyes.

(☆)喻文州×王杰希,吸血鬼×巫師

(★)奇幻paro,背景架空注意

(★)與帳號卡設定無關

(★)04-END點我走起


00

若說巫師是詛咒和魔藥,吸血鬼就是誘惑和鮮血。

但王不留行深深覺得,當望進索克薩爾那雙比鮮血還要豔紅的眼、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時,那才叫詛咒。


讓任何人遺忘何謂真實的詛咒。


01

王不留行的身上總是帶著股淺淺的藥草味,或許與他成天與各類草藥為伍有關,索克薩爾對於氣味、味覺都不甚敏銳,唯獨這味道被深深刻畫在他的腦海裡。


吸血鬼無法曝曬在陽光之下,在他的記憶裡的王不留行,總是摘去了帽子披風、捲起衣袖捧著書,微弱燭光照亮他的五官面容,或是專心研究咒法或是調配著藥水。有時候,以灑落月光的古老窗戶為背景的王不留行,刺眼的無法直視。

巫師跟吸血鬼從不會共同生活在一個屋簷下,索克薩爾想,能夠接受一個會威脅到自己睡眠品質的吸血鬼在身邊的巫師,王不留行一定是唯一一個。


一幢古老建築只住著一個巫師和一個吸血鬼實在是空曠的可以,但是除了索克薩爾外王不留行從未答應過任何人想要留下的請求,甚至只是喝杯茶也沒點頭答應幾回。

索克薩爾曾經問過為什麼,而王不留行說,沒有為什麼。


因為他們始終待不久。


02

吸血鬼以血為食,索克薩爾要說那並不是絕對,人類總喜歡替與自己不同的事物命名,像是給一個代號、一個標籤,哪怕他們之間也許只有一點點的不一樣——然後他跟王不留行,就成了世人口中的吸血鬼與巫師。

真要說的話,吸血鬼也許是比人類更為脆弱的生命,只能於夜間行動,味覺無法分辨食物的味道,會吸血進食,也不過是因為在嚐過無數令自己反胃的「食物」後,發現少數得以吞嚥果腹之物。

至於什麼大蒜、十字架是吸血鬼的剋星,只是那些傳教士危言聳聽的說法。


索克薩爾已經很久沒有吸食鮮血了。


吸血鬼同人類一樣不吃會餓死,然而索克薩爾雖然是個吸血鬼,對於人類的食物卻不會如同類那般無法下嚥,享受烹調簡單、清淡的食物是他最大的樂趣。

索克薩爾除了那頭白髮、略顯蒼白的膚色、耳骨尖起的耳朵、如獸般的尖牙,還有於滿月之時會染上鮮紅的碧藍雙眼,他就像是個白天無法外出的人類,普通之極。


近百年來,吸血鬼是越來越多像是索克薩爾這樣的「不完全體」。

理由也許只是在時間洪流的推進下,生物為了生存而做的演變,如今已不是遠古時期那種得以狩獵人類的優勢存在,這般如水溝老鼠的生活才是這個族群的全貌。人數在銳減,生命受到威脅,吸血鬼們也只能漸漸的銷聲匿跡,走出歷史的洪流。


索克薩爾不知道王不留行怎麼定義自身,巫師跟人類的差別僅僅只是前者走上了和後者不同的小叉路。以人類的身份出生,以巫師的身份老死,這是索克薩爾對於巫師的所有認識,他們比起吸血鬼要融入人類的生活容易得多,也正因為太容易,許多的巫師後代忘記了自己的身份,跟著人類隨波逐流,將屬於巫師的一切在人生起點拋下。

王不留行為什麼選擇當個巫師?索克薩爾不知道,也不曾開口問過。


而索克薩爾也不知道他能否承擔得起這個答案的重量。


03

他們居住在被附近村民稱為不可駐足的森林裡的那幢「鬼屋」,外觀看起來古老破舊加上被樹木環繞,倒真的頗有遠離塵囂、不食人間煙火的愜意,也只有這樣隱蔽、日照無法穿透的森林裡才有可能容得下一隻吸血鬼在這裡生活,至於王不留行為了什麼選擇這裡?

只是不想被打擾吧,索克薩爾想。


屋內基本上是昏暗一片,不論白天黑夜,王不留行所在的地方才會點起燭火燈油,索克薩爾曾經問過他會不會覺得很不方便、後悔讓他留下來,王不留行撥過影響他閱讀的瀏海,然後淡淡地說,無所謂,沒什麼不好。

索克薩爾開始試著適應被照亮的人生。


他們的生活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半點交集。

日出時的清晨時分,索克薩爾會輕手輕腳的走進王不留行的房間,替他拉開窗簾,此時的天空尚未被太陽點亮,天際與地平線交界處透出微光,徐徐涼風吹進屋內,散去一室靜謐,然後坐到他的床邊,溫柔地說,早安,早餐準備好囉。接著一同吃過飯,幾句簡短對話直至太陽升起,王不留行會勾起淺淺的笑容,「祝好夢,索克薩爾。」

太陽下山時索克薩爾就會清醒(他不會睡在棺材裡,那只是為求一個完全黑暗而且安全的地方而已),隨意的將長髮編起麻花辮垂在肩上,然後來到大廳,或是閱讀書籍或是走到門外吹吹冷風,如果王不留行外出了,就會看到索克薩爾提著燈在門口等著他,如果王不留行在家,他的手邊就會多一杯香氣四溢的紅茶,還有一句,要加牛奶嗎?

晚餐時間是他們一天之中相處時間最長的時候,王不留行不太熬夜,而索克薩爾也會提醒他就要午夜了快去休息。

每當王不留行失眠無法入睡,起身下床走走或喝杯熱牛奶時,總會看見索克薩爾襯著夜色沐浴在月光之下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,他有時會產生一種錯覺,覺得那樣的單薄身影有那麼一絲絲的落寞。


然後,索克薩爾就會發現坐在樓梯間睡著的巫師。


TBC.


過幾天補完吧。大概。

评论(5)
热度(35)

© 喪心病狂 - 荒廢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