喪心病狂 - 荒廢中

【筆者】LMG 禕鏡
【★】這邊文章隨心情更新,主要請見本家or分家,謝謝(*゚∀゚*)
【本家】
http://endless-story.weebly.com/
【噗浪】http://www.plurk.com/yu_jing_1207

【Free!/真←凜】Protection

*借用一下妖狐x僕ss的梗

*真遙前提的真←凜

*其實遙的名字沒出現(幹

*妖館房客真琴xSS凜

*順帶一提遙也是SS,只是不知道該當誰家的(##

*其實我沒想過他們的妖怪返祖會是什麼(喂###

*私心希望凜的ss裝扮是黑西裝+紅襯衫+白領帶+紅&綠耳環+小馬尾哈哈哈<3

*BE喔

*我愛凜但是我總是愛虐他,無解的謎(好意思




  松岡凜此時此刻才知道,他是個會為了一個人奉獻自己的類型。

  

  現實是殘忍的,而他從未知道命運到底是站在他這邊還是唱反調。橘家當家不知道怎麼想的,無視了當事人的意見硬是要求他擔任橘真琴的SS,凜依然清晰記得平日溫和有禮的青年一反常態的表示反對,他忍不住想,青年強烈的反對是因為他,還是另一人?

  不論為何,都足以讓他打心底的心寒。


  說不出這樣的身分到底是幸福還是痛苦,凜站在了與橘真琴最近最近的距離,但是那雙漂亮的祖母綠雙瞳卻總是有意無意地無視了他,彷彿他是那個拆散他希望的元兇,凜何其無辜?但只能悶不吭聲。

  那一人擔任著另一人的SS,凜明白的,橘真琴是希望那一人來擔任他的SS的--甚至還比較想要擔任那人的SS--,深藏綠色海中的溫柔只承載了那人清清淡淡的藍,兩色相混是那樣和諧美麗,美麗的海藍色,看得凜十分刺眼。


  說不上是忌妒抑或是羨慕,凜覺得他的心也許打從第一天開始就結凍了、麻木了,些許的滿足跟不奢求,他只求這一天天能為橘真琴服侍的日子可以過得緩慢、他可以做得盡責即可。

  他讓自己盡量像個透明人,但又希望自己雖然彷彿不存在卻又如空氣般重要--那不過就是自己的癡心妄想。


 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他獨自一個人的,站到了百鬼夜行首領的面前。

  如果他死了,能否博得靈前的一束白花?

  如果他死了,能否博得他在靈前一秒的凝視與回憶?


  只可惜他死了,也沒辦法求證了。

评论(4)
热度(2)

© 喪心病狂 - 荒廢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